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,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写不完的心得 基层教师时间去哪了

教练技术 http://www.tongshan5 评论

写不完的心得 基层教师时间去哪了

  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、考核、评比活动,实行目录清单制度,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,要把教师从“表叔”“表哥”中解脱出来,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。

  让教师慢下来 让教育静下来

  李文军已隐隐感觉到,虽然自己学校里很多教师表面上“风平浪静”,私下里却颇有怨言。他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中学,大多老师都在超负荷工作,甚至有女老师在临产前还在加班,而这最终导致了基层教师压力大、职业倦怠加剧、学校“留人难”等一系列问题,“有老师连编制都不要,工作不到1个月就跑了”。

  柯宁所在的学校是典型的“麻雀学校”,全校共9名教师、6个教学班、78名学生。学校虽小,但工作量一点也不少。除了每周近30节课,柯宁几乎承包了学校里所有必要或不必要的非教学任务,这和“其他教师年纪较大,不太熟悉电脑操作”有很大关系。

  “心思根本就放不在教研教学上,反正教学成绩的好与差影响不了饭碗,但这些任务不完成会影响自己的绩效和前途,影响学校的荣誉和发展。”所以一下课,柯宁就赶紧掏出手机看看,生怕错过任务的完成时间。柯宁形容现在的自己是“疲惫中透着迷茫”,“慢慢地,人就开始烦躁,都不知道该怎么当老师了”。

  接下来,如何给教师减去非必要的负担?朱永新建议尽快以法律形式明确学校、教师的责任、权利、义务等,明确学校和教师的责任边界。同时,清理非教学专项工作进校园项目,严禁侵占正常教学时间、学校德育活动时间、体育锻炼时间开展各类行政系统的“任务”。

  时间久了,基层教师消耗的不仅是时间,更是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同感。

  另一方面,朱永新注意到,在一些地方,各个部门工作任务狠抓落实常常被异化成“进课堂”要求,“而且还要求100%参与度,要拍照或录视频留痕,最后存档、上报完成情况”。加之,有些检查不以结果为评价依据,而过于注重落实的过程,把形式主义套用在学校检查中。检查结果达标之后,又会迎来新一轮的参观学习、领导视察,严重影响了师生的教育教学活动。

  甘肃的一所小学班主任刘蕾向记者反映,一碰到检查要提前一周忙起来,准备材料、再三强调让学生注意着装等。有时,碰到“突击”检查,教室内的喇叭一响,就要立马停课搞卫生。作为一所乡镇寄宿示范学校的副校长,李文军去年一年每周都要应对两次以上的参观检查,“领导一来,就要全校折腾”,要写材料、做展板、组织开会等。有些老师调侃,教学、辅导都不怕,就怕迎评搞检查。

  在教育家、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看来,教师非教学任务过多,一方面与教师的教育责任被混同于监护者的无限责任有关。比如,学生在学校吃午餐,教师要对食品安全负责,要在学生用餐前先试吃;放暑假期间防溺水工作,教师要承担巡检任务;有的地方甚至把教师当作编外的政府工作人员,走访贫困户、搞拆迁、招商引资也要教师去完成。

 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对各类专题教育活动进行统筹,给学校一个“菜单”式的选择,学校可以对进校园的各项专题教育活动进行总量控制。同时他希望,教育行政部门从自己开始做起,减少会议、评比、检查等工作。在他看来,只有尽量减轻学校的负担,减轻教师的负担,才能更好地立德树人,从而减轻学生的负担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教师均为化名)记者 孙庆玲 王豪 实习生 王艺霏

  填不完的表格、写不完的心得体会、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、各式各样的评比或检查……眼下,在一些地方一拨拨袭来的非教学任务让不少教师身累,心更累,以至于有教师感慨,“都快没时间教书了。”

(中国青年报)

  这无疑道出了众多一线教师的心声。为教师减去非必要的非教学任务,让教师慢下来,专注于耕耘,让教育静下来,回归于初心,或许才能更好地培养新生代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  教师疲于非必要的非教学任务

  很多非教学任务挤占了教师大量的精力,让他们很难有充分的时间来研究教学。2017年,新教育研究院院长、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李镇西曾对2787名幼儿园、中小学教师进行了一项调查,并据此发布了《关于“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”的调查报告》。据他的调查显示,有些教师“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/4,剩下的3/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”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